血流成河换三张最高倍数

科技巨頭爭霸賽:阿里巴巴vs亞馬遜,全景研究(報告附下載)

[羅戈導讀]偉大的企業往往具備相似的文化基因并能做到知行合一。我們深挖亞馬遜和阿里巴巴的“使命、價值觀和愿景”,發現二者在底層文化基因方面具備很多相似點。

報告下載:阿里巴巴vs亞馬遜,五層飛輪戰略全景分析.pdf

1 阿里巴巴 vs 亞馬遜:全景對比

1.1 阿里巴巴 vs 亞馬遜:使命、價值觀、愿景

偉大的企業往往具備相似的文化基因并能做到知行合一。我們深挖亞馬遜和阿里巴巴的“使命、價值觀和愿景”,發現二者在底層文化基因方面具備很多相似點。

(1)“使命”是一家企業的初心和起點,亞馬遜以“為用戶提供最低價格、最大選擇和最大便利”為使命并由此創辦 Amazon.com,阿里巴巴以“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為使命并由此創辦 1688.com。

(2)“價值觀”是企業行動的準則,亞馬遜和阿里巴巴都選擇把“客戶第一”放在價值觀的第一位,這是二者在核心電商業務領域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3)“愿景”則表達了企業對未來的期許和定位,亞馬遜的愿景是“成為地球上最以客戶為中心的公司”,可以看到“以客戶為中心”貫穿亞馬遜的“使命、價值觀和愿景”;阿里巴巴的愿景是“讓客戶相會、工作和生活在阿里巴巴,并持續發展最少 102 年”。

阿里巴巴和亞馬遜在相似的文化基因下,都選擇以電商業務作為底層飛輪并向外衍生出了相似的成長飛輪。亞馬遜和阿里巴巴都以 2C 電商業務為底層飛輪,并各自向外延展 C 端的平臺引流業務亞馬遜的 Prime 會員業務以及阿里巴巴的提供多元化金融服務的螞蟻金服;在 C 端業務逐步成熟并建立核心優勢后,二者都選擇由 C 端向 B 端延伸,并選擇在物流和云計算這兩種具備極強 B 端賦能功能的領域發力;而二者的終極形態是喚醒萬物的全新生產關系和賦能 Things的極致數字化,2T 的 IoT 物聯網平臺。

我們再將阿里和亞馬遜商業模式的最底層算法抽象出來,發現了其本質的類同,都符合兩大點:

1) 戰術落腳點:都是“以客戶為中心”的拜客戶教。無論阿里還是亞馬遜的價值觀,都首要追求“顧客至尚”/“客戶第一”,以客戶為中心、提高客戶用戶體驗是公司最基本的戰術落腳點;

2) 戰略落腳點:都是“以規模為目標”的長期主義。無論阿里還是亞馬遜,都將獲得更大規模客戶、追求更大規模 GMV、實現長期經營作為基本追求,這是公司的戰略落腳點。

作為中美兩國的電商巨頭,亞馬遜與阿里始終以低廉的價格、龐大的品類和極致的物流為核心,不斷吸引流量,從而推動電商零售業務的擴張。

亞馬遜于 1997 年上市,股價在 22 年間增長超過 1000 倍。2018 年 9 月 4 日,亞馬遜股價盤中最高點為 2050.5 美元/股,公司市值突破一萬億美元,成為繼蘋果之后又一家市值超過萬億的美國公司。阿里巴巴 2014 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發行價為 90.5 美元/股,五年內漲幅 91.6%,目前市值超過 4000 億美元。自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以來,亞馬遜和阿里巴巴大體經歷了三個階段:

1) 阿里領先期(<2015 年):阿里核心電商業務迅速擴張,憑借中國巨大的電子商務市場,阿里巴巴在上市初期市值一度超越亞馬遜;

2) 平分秋色期(2016 年-2017 年):阿里和亞馬遜的市值不相上下,兩者各項業務均衡發展,亞馬遜市值略微領先阿里巴巴;

3) 亞馬遜超越期(>2018 年):亞馬遜騰云而起,二級市場表現大幅超越阿里巴巴,亞馬遜市值達到 1 萬億美金,阿里巴巴則維持在 5000 億美金左右。

最后,基于飛輪模型,通盤考慮阿里和亞馬遜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我們對阿里和亞馬遜的每一層飛輪進行研究和對比評分,最終得出阿里和亞馬遜整體競爭力接近,但分項業務各有優劣,綜合評分均為 14 分。

1) 阿里>亞馬遜:第一層飛輪核心電商業務。不考慮核自營業務,阿里和亞馬遜的核心電商業務收入規模相當,但由于中國消費縱深遠大于美國,阿里電商 GMV 和盈利能力遠高于亞馬遜,整體而言阿里在核心電商業務中更勝一籌;

2) 阿里=亞馬遜:第二層飛輪平臺導流、第三層飛輪物流網絡和面向未來的第五層飛 輪能萬物的 IoT 業務。螞蟻金服和亞馬遜 Prime 業務各有千秋;阿里和亞馬遜的物流建設模式略有差異,但整體物流影響力在中美兩國不分伯仲;此外,二者 IoT業務均處于早期布局階段,潛力無限;

3) 亞馬遜>阿里:第四層飛輪商業操作系統云計算業務。AWS 在云計算領域布局前瞻,相較阿里云優勢明顯,云計算作為 to B 時代底層 OS,是阿里決勝 2B 時代的關鍵節點。

1.2 阿里巴巴 vs 亞馬遜:財務全面對比

營收:傳統業務穩健增長,新興業務未來可期

阿里巴巴和亞馬遜營收保持持續增長,雖然阿里營收低于亞馬遜,但阿里巴巴營收增速較高,FY12-FY19 阿里 CAGR 為 43.5%,而 FY11-FY18 亞馬遜 CAGR 為 21.8%。FY19阿里實現營收 561.5 億美元,同比實現 55.3%的強勁增長。FY14-FY19,阿里云計算業務營收迅速增長,CAGR 為 75.4%,占總收入比重從 1.5%增長至 6.6%。自 FY16 并入報表以來,阿里數字媒體與娛樂業務營收 CAGR 達到 55.3%。云計算和數字媒體與娛樂及其它創新新業務的快速增長使得核心電商收入從 95.2%下降至 85.8%。

亞馬遜 FY18 年營收 2328.9 億美元,4 倍于阿里,其自營電商外收入的大幅提升有效彌補了自營產品銷售占比下降的劣勢,營收增速連續四年回升。FY14-FY18,亞馬遜 AWS 業務收入迅速增長,營收占比從 5%增至 11%。2017 年 6 月 Amazon 收購擁有 400 余家門店的高端食品超市 Whole foods ,進一步擴展線下零售渠道,2018 年線下商店實現 172.2 億美金營收,同比增長 196.9%,占總營收比達到 7.4%。

凈利潤:阿里盈利增速放緩,亞馬遜開始盈利

FY12-FY19 阿里巴巴利潤率始終保持高位。FY19 阿里巴巴凈利潤達到 117 億美元,同比增長 20.8%。FY17 凈利潤出現下滑的原因是 FY16 凈利潤包含了阿里圖像拆分(247億元)和阿里健康重估(186 億元)等一次性收益,按照 Non-GAAP 計算的凈利潤則同比增長 35%。從各業務調整后息稅前利潤來看,截至 FY19 年末除核心電商外其他業務仍未實現盈利,核心電商仍舊是唯一造血輸血業務,能夠提供強勁現金流支持阿里生態體系的擴張。阿里重點發展的云計算、大文娛等其他創新業務未來具有廣闊的盈利空間。

2015 年以前,亞馬遜始終保持不盈利或在零利潤上下徘徊,2014 年,亞馬遜凈利潤和凈利率下降至最低點,凈利潤為-2.4 億美元,凈利率為-0.3%。從 2015 年開始,得益于已經較為成熟的 AWS、廣告和線下零售等業務的高盈利能力,亞馬遜凈利潤開始由負轉正,凈利潤和凈利率逐年上升,凈利潤從 6 億美元上升至 100.7 億美元,相應的凈利率從 0.6%上升至 4.3%。

GMV:GMV 快速增長,底層飛輪高速旋轉

FY19 阿里中國零售業務 GMV 達到 8534 億美元,同比增長 18.8%,其中 FY12-FY19天貓 GMV 占比穩定增加,從 17.2%升至 45.6%,其增速明顯高于淘寶 GMV。FY19 淘寶貢獻 4642 億美元,天貓貢獻 3891 億美元。伴隨天貓 GMV 占比提高,阿里貨幣化能力快速提升。FY12 至 FY19,阿里貨幣化率從 2%上升至 3.6%。

據 Bloomberg 估算,FY18 亞馬遜全球 GMV 達到 2930 億美元,同比增長 19%,GMV約為阿里 GMV 的三分之一。

貨幣化率:拓展流量變現渠道,阿里貨幣化率逐漸提升

FY12 至 FY19,阿里貨幣化率從 2%穩步上升至 3.6%。阿里在 2012 年推出天貓平臺后,賣家結構得以完善,賣家數量迅速增長,天貓相比淘寶單位交易額貢獻收入更高,因此貨幣化空間得到充分擴展。此外,基于大數據的廣告投放精準度大大增加,有效提高買賣雙方交易量,從而帶動公司電商業務貨幣化率進一步提升。相比之下,京東的貨幣化率約為8%,通過提供更完善的物流服務和更高的廣告投放效率,阿里貨幣化率仍有提升空間。

相比國內零售電商平臺,亞馬遜貨幣化率較高。一方面是由于國內電商在成立初期與國際成熟電商(如 eBay)競爭開拓國內市場時,往往通過低傭金率,甚至免費策略,廣泛吸引大量賣家長期入駐形成優勢,通過低貨幣化率構成國內電商的護城河。另一方面美國市場格局基本穩定,亞馬遜壁壘極高,可以維持高流量變現能力。而國內市場競爭相對激烈,低傭金成為電商保持競爭力的必要手段。

自由現金流:百億自由現金流 生態擴張的持續動力

FY12-FY19,阿里巴巴自由現金流保持穩健增長,截至 19 財年末為 155.7 億美金,CAGR為 35.5%。充足穩定的現金流保證阿里對新業務和新技術的持續投資,有力地推動阿里巴巴生態系統的整體增長。

雖然相比千億美金級的營收,亞馬遜成立來沒有可觀的凈利潤,但是亞馬遜更看重自由現金流指標所反映的公司盈利能力。FY11-FY18,亞馬遜自由現金流總體穩健。FY09 以前,得益于亞馬遜電商平臺不斷發展,亞馬遜自由現金流穩步上升;FY09 以后,亞馬遜加大對AWS、物流等基礎設施的投入,自由現金流有所下降。FY17 亞馬遜投資約 90 億美金建設AWS 數據中心是造成當年自由現金流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由于 AWS 等新業務利潤增長較快,亞馬遜 FY18 自由現金流達到 194 億美金,遠遠高出公司凈利潤。通過重復將利潤進行再投資,不斷發掘新業務,實現公司新增長,亞馬遜所擁有的充足穩健的自由現金流是公司萬億美金市值的重要保障。

2 第一層飛輪(核心電商):淘寶天貓 vs Amazon.com

先來回顧一下我們前序報告《2C+2B+2T I 復盤 20 年,展望 20 年》中提到的網絡效應分類,我們按照拓撲結構,將網絡效應分為總線網絡、雙邊網絡、星形網絡和網狀網絡。

1) 網狀網絡效應是網絡效應發展的終極形態,實現了去中心化,每一個用戶都能夠與其他用戶構成連接,如 SNS 企業 Facebook 和云平臺等;

2) 星型網絡效應只有一個中心,數據流匯集于中心,各用戶在該中心進行操作,如 C端搜索引擎百度、谷歌,和 B 端金融服務機構螞蟻金服;

3) 雙邊網絡效應在總線網絡效應的基礎之上衍生出兩個中心,中心相互連接使各用戶之間的聯系更為密切,如阿里巴巴通過搭建平臺連接買賣雙方;

4) 總線型網絡效應,用戶與平臺直接聯系,而各用戶之間的聯系較弱,如 C 端的文娛企業優酷、愛奇藝等。

電商是典型的雙邊網絡結構,在同一個平臺連接買家和賣家,電商平臺通過“客戶一”和“關注長期價值”的經營戰略,提供多樣的選擇、頂級的購物體驗和最低的價格提高消費者的價值,形成客戶端網絡效應。隨著客流量的不斷增大產生進一步擴大商品種類需求,從而引入更多的商家提供多樣化產品與個性化服務,商家與消費者形成良好互動和正向循環,進而形成供應商的網絡效應。

傳統的電商模式分為兩種:

1) C2C 模式:即消費者與消費者之間的電子商務模式,在 C2C 模式中,電子交易平臺供應商扮演舉足輕重的作用,其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阿里的淘寶平臺;

2) B2C 模式:即企業對消費者的電子商務模式,企業通過互聯網為消費者提供一個新型的購物環境網上商店,節省了客戶和企業的時間與空間,大大提高了交易效率,典型代表有阿里的天貓平臺、亞馬遜自營平臺、京東等。

但我們認為 C2C 和 B2C 兩種模式之間并沒有明顯的界限,C2C 中的賣家 C 發展到一定程度通常成為 B,只不過是賣家 B 中的“大 B”和“小 B”之分,所以電商業務模式可以統稱為“泛 B2C 模式”。電商平臺最本質的特征在于雙邊網絡效應,雙邊網絡效應不同于社交網絡中的網狀網絡效應,雙邊網絡在吸引流量方面具有天然缺陷,因此發展過程中會衍生中多種創新的業務模式,這些業務模式的本質就在于吸引流量。

2.1 阿里 vs 亞馬遜:全域電商布局

整體而言,阿里和亞馬遜的電商布局圍繞以下三個方面展開:

1) 核心 2C 電商平臺:即阿里的淘寶天貓平臺和亞馬遜的自營商城+Marketplace 第三方平臺,這是二者電商業務的基本盤;

2) 區域與渠道擴張:在電商業務基本盤穩固之后,阿里和亞馬遜都選擇在區域(國際橫向擴張+國內縱向滲透)和渠道(由線上到線下全渠道布局)方面進一步擴張;

3) 長尾流量:核心電商平臺之外進行的業務拓展,起到引流或者鎖定流量的作用,典型代表阿里二手交易平臺閑魚、亞馬遜的拍賣平臺等。

在貝索斯提出的飛輪模型中,底層核心飛輪是企業增長的起點。亞馬遜與阿里巴巴的底層核心飛輪是基于各自的核心電商業務形成的。

亞馬遜以 B2C 的線上書店起家,通過開發個性化服務、網頁搜索和瀏覽功能,逐步拓展其產品范圍,銷售的商品從單一的書籍逐步發展了影視、生活、娛樂等相關商品。同時,亞馬遜延伸打造了第三方賣家平臺 Marketplace,使其產品廣度更加豐富,以獲得源源不斷的流量。

相比之下,阿里巴巴以 B2B 業務起家,后來逐漸形成以淘寶和天貓等 2C 業務為核心的主體框架,通過區域擴張、渠道鋪展、內容導流不斷向外延展,擴大客戶流量,增加營收,形成正向循環,推動核心飛輪的高速旋轉。目前公司正在積極由 B2C 模式向 C2B 模式轉變。

2.2 阿里 vs 亞馬遜:核心 2C 電商平臺

亞馬遜與阿里巴巴的發家歷程不同,但業務核心均為 2C 電商平臺,中心戰略思想都是牢牢抓住電商行業的特殊性,以流量和規模為途徑來擴大營收。亞馬遜起步于 B2C 平臺Amazon.com,最初的方式是壓低售價,以虧損換取營業規模與用戶流量,在網絡零售市場中逐步建立優勢。此后亞馬遜不斷進行商品品類擴張,同時開發第三方賣家平臺 Marketplace,允許第三方賣家加入,為消費者提供更廣泛的選擇,形成規模效應,由此增強客戶忠誠度與客流量,吸引潛在顧客,最終促進亞馬遜營收的高速增長。

阿里巴巴以 B2B 業務起家,并于 2003 年成立淘寶平臺,由 2B 向 2C 轉型。成立之初的淘寶為了吸引原始客戶,通過三年“免費入駐”迅速打開中國市場,獲得巨大流量,促進阿里營收快速增長。淘寶的模式具有天然的市場定價和自動滿足客戶需求從而擴充商品品類的優勢。為了迎合消費者追求品牌產品和更優質購物體驗的需求,阿里推出 B2C 天貓平臺,吸引了大量國際和中國品牌商以及零售商進入。在借助國內消費升級熱潮的同時,天貓也充分發揮其 B 端品牌與品質優勢,滿足客戶新需求,提供更多優質便捷的客戶體驗,驅動營收保持強勢增長。

2.3 阿里 vs 亞馬遜:區域擴張和渠道鋪展

區域擴張

亞馬遜和阿里巴巴目前主宰著全球不同的地區,但依舊在朝著更多地區更高市場滲透率不懈努力。亞馬遜通過 FBA 系統,在全美范圍內不斷擴大倉庫數量及其物流系統,不斷開拓北美市場。阿里則在中國孕育了農村淘寶,以輔助其從城市走向農村的全國戰略。便捷的使用體驗與快速的物流幫助阿里在農村與城市、農產品與現代商品間建立堅固而便捷的橋梁,從而提升阿里在中國農村地區的滲透力。

世界范圍內,亞馬遜專注于 Marketplace 的全球化,在多國建立子公司,例如亞馬遜中國、亞馬遜英國等,同時開放“海外購”等通道增強國際間購物的可行性和便利性。此外,亞馬遜大力投資印度等未開發地區,并于全球范圍內增設倉庫,通過投資收購和基礎設施建設逐漸擴大其全球布局。

同樣,阿里通過天貓國際,幫助海外品牌和零售商吸引中國消費者并建立品牌知名度,而無需在中國建立實體店;通過 AliExpress、速賣通和 1688 平臺,阿里連結中國和世界各地的商戶,將中國產品銷往海外。同時,阿里也通過海外投資與收購也推動全球化戰略進程。對地區龍頭電商 Lazada 的收購幫助阿里在印尼快速擴張。

渠道鋪展

隨著線上渠道的逐漸完善,亞馬遜和阿里著手布局線下渠道。

阿里嘗試為消費者提供無縫體驗,實現在線和離線零售的融合。盒馬創新性地將其實體零售空間同時作為餐飲店面和線上訂單倉庫,物流配送系統可為客戶提供配送服務。此外,阿里還通過戰略投資和聯盟拓展新零售版圖,例如收購銀泰集團和餓了么,以完成阿里對新零售行業的探索。

同樣,在 2017 年,亞馬遜收購連鎖超市 Whole Foods,進軍實體超市零售。此外,亞馬遜還在北美開設了數家 Amazon Go 線下商店,以及 Amazon Restaurant 外賣點單配送服務。線上與線下相結合的全渠道模式是雙贏的,在幫助公司拓展商業面的同時也吸引了更多的流量,使得規模效應得以更好的發揮。

2.4 阿里 vs 亞馬遜:長尾流量

核心零售業務發展過程中衍生出的其他消費者零售需求,如閑置物品交易、物品拍賣、購票等,具備一定規模后可以形成引流作用。亞馬遜于 1999 年收購 Livebid,建立了電商與傳統拍賣業務的連結,從而吸引更多流量。同樣,閑魚由“淘寶二手”升級而來,業務最初

聚焦二手產品,以阿里的電商和信用管理生態為基礎,將電商的業務延伸至新的品類。此外,亞馬遜與阿里巴巴亦在購票業務上進行延展,衍生出 AmazonTickets 和淘票票等票務系統,從而鞏固與增強各自的客戶流量。

自 1999 年成立以來,阿里巴巴以平臺起家,全方位集聚流量,經歷 B2B、B2C 等一系列商業模式轉型,以電商業務為核心的飛輪提供強勁的增長動力,助力阿里打造從線上到線下,從本土到海外的集金融、物流、云計算、文娛、物聯網等業務一體的生態體系,躍升為中國市值第一的公司。

3 第二層飛輪(平臺導流):螞蟻+88VIP vs Prime

我們將平臺導流業務分為兩種:

1) 會員制:線下零售商 Costco 成功的會員模式,類比至電商業務即定制化+大文娛業務引流,亞馬遜的 Prime 會員制度,利用高速物流等增值服務提升客戶消費頻率和消費額度,留住老客戶的同時吸引新客戶;

2) 高頻支付及其多元化增值金融服務:電商業務對交易支付方式和金融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時也提供了更肥沃的金融創新和發展的土壤,反過來金融服務平臺又可為電商業務導流,完善電商生態。

雙邊網絡效應的平臺型企業,都有缺乏流量的問題,所以為了吸引流量,亞馬遜和阿里巴巴在發展的過程中分別形成了以 Prime 會員制和螞蟻金服為主的第二層飛輪。目前來看,二者在各自優勢領域發展充分,并積極向對方的優勢領域拓展,如阿里巴巴積極發展會員制度,亞馬遜也在金融領域進一步布局。整體來說,二者在第二層飛輪的布局上殊途同歸,會員+金融協同發展是阿里和亞馬遜共同的戰略。

(1)螞蟻金服 vs 亞馬遜金融

阿里的第二層飛輪主要是以支付寶為核心的螞蟻金服。螞蟻金服其誕生于中國 21 世紀初金融體系不完善的背景之下。2004 年左右,一方面中國信用卡普及率較低,主要支付方式為現金支付,具有極大的非便利性;另一方面,中國傳統金融系統落后,小微貸款門檻較高,民間較大的資金需求無法得到滿足。于此情形之下,支付寶、余額寶、網貸等螞蟻金服服務應運而生,并且迅速擴展到保險、信用等功能,目前螞蟻金服已經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獨立生態,涉及到微貸、理財、保險、支付、信用、金融技術等眾多方面。

而亞馬遜金融則由于美國金融體系發達,信用卡支付較為普遍,銀行信貸體系完善等原因,在發展早期缺乏成長土壤,整體規模相對較小,沒有形成完整獨立的金融業務體系。亞馬遜的金融發展主要圍繞其電商業務,著力于進一步增加用戶粘性和活躍度,減少用戶交易摩擦和降低交易成本。目前已經形成支付、現金和信貸三大支柱業務。未來伴隨著亞馬遜不斷擴展新業務,金融服務有望進一步成為亞馬遜飛輪旋轉的重要加速器,進一步增強其在信貸服務、保險、理財等方面的業務,推動其金融業務生態建設。

(2)亞馬遜 Prime 會員制度 vs 阿里 88VIP

亞馬遜則主要衍生了以 Prime 會員為主的第二層飛輪。其誕生的條件主要在于美國的物流費用較貴,通過交付一定會員訂閱費即可享受免費的物流服務具有極高的吸引力,一方面吸引力了大量的新增客戶,另外一方面也提高了用戶粘性,利用高速物流和增值服務提升客戶消費頻率和消費額度。目前亞馬遜的 Prime 會員服務也已經不再局限于物流服務,已擴展到 Prime music、Prime now 等眾多文娛內容服務,通過文娛業務吸引用戶訂購 Prime,顯著增強用戶粘性,導流電商業務。

相比之下,阿里的會員體系則起步較晚。由于阿里電商成立初期也帶動了眾多物流快遞公司成長,物流費用較低,相對于亞馬遜的 Prime 會員缺乏足夠的成長條件,因此會員體系成長緩慢。阿里已于 2018 年 8 月 8 日推出 88VIP 會員業務,伴隨著中國用戶市場逐步進入存量市場,阿里大幅擴展文娛市場等發展進程,未來會員體系在增強用戶黏性、爭奪存量市場、打通電商文娛等消費生態方面發揮重要作用,預計未來將成為公司增長新引擎。

3.1 金融服務:螞蟻金服 vs 亞馬遜金融

由于阿里與亞馬遜金融產生時所面臨的背景不同,其發展也產生了不同的特點,雖然螞蟻金服在阿里電商飛輪的基礎上衍生而來,但是目前已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獨立于電商的生態,涉及到微貸、理財、保險、支付、信用、金融技術等眾多方面,助推阿里打造超級商業帝國。

而亞馬遜金融則主要圍繞電商業務,為買賣雙方提供支付、信貸等支持,目前已形成了支付、現金和信貸三大支柱業務,并積極向保險、跨境支付等方面擴展,進一步發揮金融在亞馬遜電商業務中的推動作用。

3.1.1 螞蟻金服:蓬勃發展的全球化金融生態體系

螞蟻金服孕育于阿里巴巴 2004 年推出的支付寶,支付平臺作為電子商務的核心,是金融服務的上游開端,是由底層 2C 飛輪衍生第二層飛輪的關鍵,以海量交易數據為支撐實現了支付環節的信用賦能。隨著支付數據不斷收集,在信用平臺上又衍生出融資、信貸、理財、保險等功能,滿足了個人和企業的各種金融需求,從而形成了強大的用戶粘性,帶動底層飛輪的不斷增長。

螞蟻金服主要從支付、信貸、理財、征信等業務板塊提供服務,盈利模式為各業務板塊協同發展,深度融合推進金融生態的健全和發展,致力于通過技術創新創建開放、共享的信用體系和金融服務平臺,為消費者和小企業在全球范圍內提供安全便捷的金融服務。

截至 2018 年,全球使用螞蟻金服兩種及以上服務用戶人數約為 6.8 億人,同比增長 23.6%左右;使用螞蟻金服三種以上服務用戶數達到 4.8 億人,同比增長 92%;使用五中服務用戶數達到 1.9 億人,同比增長達到 216.7%。

支付業務的主體是支付寶,在消費環節,支付寶主要利用資金沉淀獲取利息收入以及向商戶收取手續費用。支付寶同時也向生活和公共等場景拓展,向機構或個人收取手續費,如代繳電費、物業費等。此外,客戶的資料以及交易行為記錄可為廣告投放、征信體系等提供數據支撐。支付業務并不僅僅是一項盈利板塊,其產生的巨大無形收益是螞蟻金服其他業務板塊開展的基礎。

信貸業務著力長尾用戶,螞蟻花唄、螞蟻借唄和網商銀行、螞蟻小貸為個人消費和小微客戶融資需求提供信貸服務。螞蟻花唄利潤來自于逾期手續費,同時可促進電商消費;螞蟻借唄主要賺取利息收入,二者背后則是支付業務和征信業務的支撐。網商銀行和螞蟻小貸以互聯網方式運營,基于云計算的技術、大數據驅動的風險控制能力和芝麻信用的信用評估提供信貸支持。

征信業務雖然為螞蟻金服帶來的現金流較少,但作為克服信息不對稱的重要手段,促進各業務的良性循環發展。芝麻信用數據來源廣泛、評估維度全面,為螞蟻金服金融生態提供了信用安全保障,是一項重要的競爭優勢。同時依托阿里巴巴的電商優勢、支付寶龐大的用戶基礎等,芝麻信用運用在未來想象空間巨大。

理財業務產品豐富、門檻低,可滿足具有不同風險偏好的投資者,主要賺取利差收入、服務費和手續費等。螞蟻金服理財業務主要吸引著當前趨于年輕化、凈資產總額較低、對理財認知較淺的理財用戶或潛在用戶群體,目前仍在不斷發展之中。

螞蟻金服依托支付寶十余年的積累以及自身的科技創新能力,在區塊鏈、AI、安全、IoT和金融云方面技術全球領先,這五大技術支撐著螞蟻金服業務的安全和發展。業務和技術相互促進,齊頭發展,成就了螞蟻金服的快速壯大成長,四年時間內就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金融科技公司。同時,基于五大技術的技術輸出也成為了螞蟻金服重要的收入來源,根據螞蟻金服融資文件,技術服務收入在 2016 年占到收入的 17%,而預計這一比例將于 2021 年擴大到 65%左右。

螞蟻金服也給阿里巴巴帶來巨大的協同價值,其快速發展的勢頭為阿里巴巴的發展注入了新動力,在全球化拓展、征信體系等眾多領域,雙方的高度融合正在產生越來越多的化學反應與想象空間。

近年來,螞蟻金服在全球范圍內業務持續增長與擴張。從 2016 年開始全球化就一直處于螞蟻金服戰略之首的位置,目標在未來十年覆蓋全球 20 億消費者。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 年底,支付寶及其合作伙伴服務用戶已經超過 10 億,完成了目標的一半,同時支付寶的全球金融機構合作伙伴數目已增至 250 余家。

3.1.2 亞馬遜金融:圍繞電商的金融增長新引擎

相對于螞蟻金服,亞馬遜金融布局較晚,規模較小,并非一個完整的生態,而是作為電商增長的新引擎,其主要是為了進一步增加用戶粘性和活躍度。亞馬遜自 2007 年開始著力于金融服務領域的布局。除了在支付領域重點深入外,亞馬遜還廣泛涉足現金、信貸、保險和抵押貸款領域,目前已經形成支付、現金和信貸三大業務為主,不斷擴展新業務的體系。金融服務已經成為亞馬遜生態系統中重要環節,是亞馬遜飛輪旋轉的重要加速器。我們認為亞馬遜金融業務的發展戰略是圍繞電商業務,以用戶體驗為核心,為電商交易者提供更強力的支持和更有效的服務,從而不斷提高交易規模,繼續鞏固自身電商業務的護城河。

作為電商巨頭,十幾年來亞馬遜圍繞減少用戶交易摩擦和降低交易成本的目的不斷完善和發展支付系統。現在的亞馬遜支付(Amazon Pay)不僅可以為線上線下商戶提供社交網絡,還作為數字錢包方便用戶的使用。截至 2017 年 2 月,亞馬遜支付全球使用人數達到3300萬,業務遍及 179 個國家,除了電商業務外,亞馬遜支付還向保險、娛樂、慈善和政府支付等新市場不斷擴張。

針對沒有或者不愿使用過銀行服務的人,亞馬遜還推出了亞馬遜現金(Amazon Cash)服務。該服務允許消費者通過亞馬遜線下合作伙伴(7-11,CVS 等)將現金存入數字賬戶。此外,亞馬遜與 coinstar 達成協議,用戶可以通過安裝食品雜貨店、大賣場和部分金融機構的終端完成現金存入。另外,亞馬遜通過亞馬遜零用錢(Amazon Allowance)業務將現金業務瞄準下一代消費者:亞馬遜零用錢業務允許父母向子女賬戶劃轉資金,監督和控制子女在亞馬遜上的消費。

信貸服務是亞馬遜未來發展的重點業務。亞馬遜 SMS Lending(Small-Medium Enterprise)業務通過與多家銀行合作,在美國、英國、印度和中國等市場為受邀的中小型企業提供貸款業務。2011 年-2017 年 6 月,亞馬遜共發放 SMS 貸款 30 億美金,主要用以支持亞馬遜賣家擴大庫存,推動亞馬遜飛輪旋轉。與此同時,亞馬遜還涉足個人信貸服務,亞馬遜與合作銀行聯合發行 Prime 信用/儲蓄卡,通過對持卡用戶提供購物及生活優惠吸引更多用戶成為 Prime 會員,增強用戶粘性。

3.2 會員服務:亞馬遜 Prime vs 阿里 88VIP

會員運營在平臺導流方面的作用主要有兩點:

1) 通過提供電商增值服務深度綁定客戶,提高客戶消費頻率和消費額度;

2) 打通電商之外的文娛等新生態,導入流量,形成生態。

隨著互聯網流量逐漸見頂,單純的流量運營已經不符合電商潮流,深度的會員運營已經成為一個重要趨勢,通過會員制度,提升用戶黏性,減少客戶流失,進而實現對電商的引流作用,是存量市場中電商生存和發展的必要趨勢。此外各大電商也大力發展文娛行業,一方面尋求新的經濟增長點,另一方面通過會員運營打通電商、文娛新生態的任督二脈,將大量流量導入到傳統電商,實現電商拉動,最終構建起健康合理的消費大生態。

3.2.1 Prime 會員:專注于亞馬遜價值提升的增長新動力

亞馬遜電商業務是完成客戶原始積累的業務,此后便著力于提升用戶體驗,于 2005 年推出 Prime 會員制度,不同于阿里巴巴利用信貸等手段刺激消費,而是利用高速物流和增值服務提升客戶消費頻率和消費額度,留住老客戶的同時吸引新客戶,形成第二層飛輪,進一步擴大客戶流量,形成正向循環,帶動飛輪的高速運轉。

提高用戶留存,提升用戶價值,是互聯網企業尤其是電商成長和發展必須關注的問題。Prime 會員制度通過收取一定的會員費用,為客戶提升高速物流等增值服務,從而增強客戶的黏性,提高客戶的留存率,從而能夠更好的為用戶提供服務,也能更好地開發用戶的價值。目前的 Prime 會員體系主要包括物流與 Prime Video、prime music 等內容服務,實現 Prime會員對電商的推動作用,持續引流到電商消費,實現電商平臺 + Prime 的盈利模式。

立足于占優策略,增強用戶依賴性,著力于提升亞馬遜整體價值提升。Prime 會員通過增加用戶粘性和忠誠度以刺激用戶在平臺購買更多商品和服務,從而實現 Prime 會員向電商產品的引流,使得亞馬遜公司整體價值的最大化。據 CIRP 調查發現,在 2018 年購買了會員服務的用戶每年在亞馬遜上的開銷比非會員多將近一倍,會員用戶平均每年消費 1400 美元,而非會員用戶只有每年 600 美元。

同時亞馬遜也全面進軍媒體娛樂業務,加強Prime會員內容建設,實現會員服務多元化。憑借 Fire TV、Amazon Kindle 和 Echo 音箱等硬件產品優勢,亞馬遜開展從自制劇集和電影到游戲視頻直播,從音樂流媒體服務到現場演出的全方位布局。

娛樂業務成為吸引用戶訂購 Prime 會員服務的有效途徑,顯著增強用戶粘性,還作為流量窗口為自身電商業務有效導流。據 Mahaney 調查顯示,有超過 10%的會員表示是為了視頻而購買 Prime 會員。加強 Prime 內容多元化建設有利于公司實現用戶“開源””,吸引更多的用戶進入 Prime 會員體系,推動 Prime 體系更加完整。此外服務多樣化也可以增加用戶留存率,其中據亞馬遜 CFO Tom Szkutak 透露,相比不觀看視頻的會員用戶,觀看視頻用戶的續費率“非常可觀的高”。

自推出以來亞馬遜 Prime 會員人數持續增長,來自 CIRP 數據顯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31 日,62%的亞馬遜美國用戶是 Prime 會員,會員數量已經達到 1.01 億人,增速為 10%左右,在經歷多年高速增長基數較大之后有所放緩。

同時,亞馬遜 Prime 還積極進軍國際市場,先后登錄日本、英國、德國等國家,進一步打開海外市場,提高自身競爭力,以 Prime 會員收入為主要驅動力的訂閱服務收入也一直處于穩定增長之中。亞馬遜海外會員人數高速增長,2016 至 2018 年期間,亞馬遜的 Prime主要國際客戶以 56%的復合年增長率增長,增長速度是美國會員的 2 倍。

3.2.2“88”會員:全面布局媒體娛樂,打通阿里全局生態

伴隨著阿里的快速發展,阿里用戶數雖然在國際上仍然存在巨大增長空間,但是在國內,阿里用戶數已逐步進入存量市場,增長空間較小。于該情形之下,如何增強已有用戶的用戶粘性,打通公司全局生態系統,開發企業增長新經濟點,成為阿里面臨的重要問題之一。

自 2006 年起,阿里已經開始著手在大文娛領域的布局,經過 10 年的發展,阿里巴巴文娛集團成立,如今業務已覆蓋視頻媒體、瀏覽器、游戲、文學、票務和電影等娛樂版塊,已經成為阿里巴巴核心業務之外的重要組成。除了構建阿里娛樂生態之外,大文娛作為內容導流平臺,可以將大量流量導入到阿里傳統電商,通過“網紅”背后的粉絲經濟為電商業務創造新的增長點。雖然大文娛業務當前未能盈利,但阿里更注重文娛產業在阿里構建消費大生態領域的重要地位,隨著阿里文娛集團內部業務線的進一步打通,產業鏈協同效應逐步得以實現,大文娛項目在自身實現高盈利的同時,可以進一步刺激用戶需求,增強用戶黏性,提高人均交易額,助推電商業務新增長。

會員體系具有篩選優質頭部用戶的作用,阿里在 2018 年推出付費會員 88VIP,88VIP不僅提供網購商品優惠,還能有效打通阿里旗下所有核心服務,成為線上線下全貫通的吃看玩買聽“一卡通”。阿里 88VIP 的 88 元價格僅針對 1000 分淘氣值以上的用戶,在很大程度上針對電商深度用戶,避免較低訂閱費所帶來的機會成本,是提高用戶粘性的重要手段。

4 第三層飛輪(物流網絡):菜鳥網絡 vs FBA

新零售時代,線上與線下的深度融合是時代發展的大趨勢,物流作為打通線上與線下的關鍵環節成為了產業互聯網時代的重要賽道,我們認為物流作為新零售用戶和商家實現供需應答的橋梁,構成了典型的雙邊網絡效應。用戶對物流的需求倒逼更多的商戶加入物流平臺,而更多的商戶加入物流平臺可以使用戶對物流平臺使用體驗度大幅提升,吸引更多的用戶加入平臺。隨著大量用戶和商家的涌入,運輸成本得以降低,從物流配送中產生的數據流也將使平臺發揮更大的作用,逐步發展成為商家與用戶之間的核心部門。

得益于技術和新零售商業模式的革新,互聯網時代的物流服務正在向數字網絡生態轉變,不管是自建物流服務能力(如亞馬遜 FBA、京東、蘇寧)還是第四方物流管理(如阿里巴巴菜鳥網絡),當前物流服務發展的核心都在于通過物聯網、大數據等技術應用實現物流前端賦能按需資源調配、中端賦能倉內分揀效率、后端賦能智慧運輸派送,以數據打通解決傳統快遞業信息滯后、流量管控混亂、人工低效等行業癥結,重塑整個物流模型網絡。

4.1 兩個物流王國的較量

作為全球領先的互聯網科技與電商平臺,阿里和亞馬遜都將物流配送視為企業得以長期生存立足并保持行業絕對優勢地位的關鍵因素之一。亞馬遜在上市三年后就開始布局物流行業,遠遠早于阿里,在物流網絡覆蓋范圍方面占據著優勢。但是阿里同時與 8 家快遞公司合作,同時在末端配送方式上,阿里也以更加多樣化的服務提升消費者的物流服務體驗。

雖然在物流體系建立的一些方面略有不同,但是兩家企業都深深的意識到一個完整的物流體系離不開“信息”、“倉儲”和“配送”這三個缺一不可的環節,只有強大的云計算提供信息數據,優化倉儲與配送模式,才能更好地發揮物流產業對于電商平臺的提升拉動作用。

1)“云計算”是技術后盾:亞馬遜和阿里都將自身在云計算和大數據運用方面的優勢發揮在物流體系搭建方面,通過新興互聯網科技提供的數據與規劃解決方案,為不斷更新迭代倉儲和物流模式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2)“智能倉儲”是效率輔助:逐漸擴張的電商業務板塊要求更加高效的物流體系支撐,在布局物流板塊時,亞馬遜和阿里都積極引進倉儲管理系統,智能機器人等尖端科技產品,在減少出錯率提升庫存精確水平的同時,大幅提高倉儲作業效率

3)“物流外包”是大勢所趨:阿里和亞馬遜都是在互聯網科技方面擁有絕對優勢的公司,因此兩家公司都選擇將物流服務外包給專門從事物流服務的公司,充分利用這些公司已經建立起來的配送網絡、路線、站點,節約自建物流體系所需的巨額成本。

2018 年,中國境內流轉包裹數量達 500 億個,同比增長 100 億個。增量接近美國全年流轉包裹數,國家郵政局預計 2019 年快遞業務量將超過 600 億件,快遞業務收入將超 7000億元。2017 年,中國境內平均每日運送包裹 1.1 億個,菜鳥網絡平均每日運送 6900 萬個,占比達到 62.7%,而美國平均每日運送 5100 萬個,不及菜鳥網絡一家公司的 75%,中國的物流市場正以巨大的潛力迅速趕超美國,而菜鳥網絡作為行業領先,綜合多重優勢的配送企業,將充分享受行業增長帶來的巨大福利。

在中國物流市場量級逐漸膨脹的同時,物流行業還將實現由“數字化”向“數智化”,并向快消、生鮮、電器、家裝、服飾等消費細分市場提供全程的供應鏈服務。電子面單、智能路線規劃與動態預測、包裹實時查詢與自提、、送貨上門和快遞柜等多樣化的覆蓋最后一公里的服務,都在推動著整個物流行業效率的提升與成本的降低。2017 年,配送一億包裹的時長由 2013 年的 9 天顯著降低至 2017 年的 2.8 天,2017 年平均每日處理的物流訂單數也達到 8.1 億個,在物流服務行業全面升級的同時,單個包裹運送成本也正在以年復合 16.7%的速度下降。

過去的六年,菜鳥網絡充分展示了物流社會化大協同的可能性,菜鳥網絡對于物流要素的全面整合和中國整體物流行業的推進驅動著阿里電商平臺昂首闊步大步向前,并成長為足以匹敵或趕超亞馬遜的全球電子商務巨頭。

4.2 菜鳥網絡:阿里物流賦能

4.2.1 由點到面,菜鳥網絡成立

2013 年 5 月 28 日,阿里巴巴集團聯合銀泰集團、復星集團、富春集團、順豐、三通一達、宅急送、匯通在深圳市聯合成立“菜鳥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在菜鳥網絡的股權結構中,阿里巴巴投資 21.5 億,占股 43%,圓通、順豐、申通、韻達、中通各出資 5000 萬,占股1%,菜鳥網絡首期投資人民幣 5000 元,計劃在 5-8 年內打造覆蓋全國范圍的“中國智能物流骨干網”(簡稱 CSN)。

4.2.2“1+8+N”模式,打造中國智能物流骨干網

2013 年菜鳥網絡成立之初,阿里就投入 5000 萬建設以“樞紐+網絡+通道”為基礎模式的物流骨干網,經過 4 到 5 年的發展,菜鳥網絡不僅在物理設施建設上完善這張網絡,還通過智能技術對這張網絡進行智能升級,最終形成了“1+8+N”的全新行業格局,即“一張菜鳥骨干網+中國郵政和 7 家上市快遞公司+N 家物流生態企業”。

1) 一張把控全局的智能網絡:阿里快速增長的電商零售業務對物流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推動著物流行業由以往的勞動密集性產業向智能化,數字化產業推進。菜鳥依托于阿里強大的“云平臺”,通過大數據分析作為支撐,全程把控從倉儲到末端配送的所有物流環節。

2) 遍布全國的倉儲樞紐:菜鳥在全國七大區域建成七大區域樞紐,在每個區域的城市群之間又形成了區域大倉帶動城市小倉的示范協同效應,并啟用心怡科技負責倉庫的智能化管理建設。菜鳥還將 IoT,人工智能技術運用到商品入庫、揀選區補貨、訂單揀選、打包出庫的倉儲全過程。

3) 八家快遞龍頭企業:阿里在將配送業務外包給八家快遞行業的龍頭企業,在利用已有運輸網絡和末端配送網點的基礎上,實現快遞公司之間信息互通,通過整合數據優化配送人員,車輛,路線安排,大幅縮短配送時間,提高物流配送效率。

4) N 家物流生態企業:菜鳥網絡在末端配送環節建設方面持續發力,推出菜鳥驛站、“淘寶速達”、豐巢快遞柜和落地配等末端配送服務,為消費者提供多元化的“最后一百米”服務。

4.2.3 智慧物流生態初成,推動 B2C 實現飛躍

菜鳥網絡成立伊始,就致力于通過技術創新和高效協同,與合作企業共同提升消費者的物流體驗,并加快努力實現“全國 24 小時,全球 72 小時必達”的目標,打通物流骨干網絡與毛細血管,提供智慧的供應鏈服務。截至 2018 年上半年,菜鳥物流市場已經接入全國 142個城市,實現倉儲面積建設 3000 萬平方米,零售通專用倉/前置倉覆蓋 270 個城市;跨境倉231 個,菜鳥集市連接 3897 個,配送范圍可達 2700 個區縣,并在 1500 個縣區實現當日達或次日達,境內平均時效 2.5 天,境外 10 天,接入快遞員 300 萬人次,建設轉運線路 609萬條,集運干線 3000 條。

通過菜鳥與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阿里電商的物流業務已經由過去的短板變成今日吸引消費者與流量的亮點,2018 年天貓雙十一當日實現 2135 億人民幣,產生菜鳥網絡訂單 10.4億個,同比增長 28%。

4.3 FBA:亞馬遜核心競爭力

亞馬遜的物流業務板塊沒有像大多數其它企業一樣成為盈利增長的絆腳石,相反,亞馬遜通過構建完善的物流配送體系,將物流成本控制在合理范圍內,并通過物流服務社會化、外包化,使企業自身能夠集中注意力發展自己的主營業務,擴展電商板塊,提高銷售額與市場占比。

4.3.1 擴大面積,扭虧為盈

亞馬遜在上個世紀 90 年代的物流執行成本也一度達到了 20%,物流成本對于利潤的侵蝕使得亞馬遜曾經在一段時期內處于虧損狀態。1999-2003 年,亞馬遜對自身物流系統進行重新優化整合,先后建成了五座物流中心,全球物流中心總面積達 500 萬平方英尺。2004后,為了再次激發物流推動銷售額的動力,亞馬遜在全球興起第二輪倉儲面積的擴張,至 2018年,亞馬遜北美倉儲面積達 15838 萬平方英尺,國際倉儲面積達 1468 萬平方英尺2003-2018 年,為支持亞馬遜業務的迅速擴張,亞馬遜在倉儲建設方面的投入也逐年上升,2003 年,亞馬遜的倉儲費用僅有 5 億,這一數字在 2018 年已上漲至 340 億,得益于亞馬遜先進的倉儲體系,倉儲費用率并無較大的波動,僅由 2003 年的 9.4%上升至 2018 年 的 14.6%。

4.3.2 亞馬遜的物流模式

亞馬遜很早就意識到高效的物流體系對于電商長期可持續發展的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早在上市后的第三年,亞馬遜就開始建設自己的物流體系,為了更好地集中精力經營好自身擅長的電商業務,亞馬遜在自己建立倉庫的同時,將配送外包給專業的物流公司,并成為全球第一家將云技術運用到物流體系建設中的企業。

1) 一朵技術云:從精準化分析客戶需求到智能分揀包裹,再到根據大數據優化配送路線,亞馬遜高效運轉的物流體系離不開背后云計算對于整個物流環節的智能把握。亞馬遜還為第三方商家提供 FBA 服務,即在繳納一定數額的傭金后,第三方商家可享受亞馬遜提供的物流服務。

2) 自營智能化倉儲:亞馬遜特有的自建倉儲模式雖然會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成本開支,卻可以為客戶提供更快捷的物流服務。顧客的訂單到達倉儲中心后,從挑選包裝箱到商品出庫的全過程都可以見到尖端科技的身影,亞馬遜倉庫采用的 Bin 系統全程追蹤包裹的位置,Kiva 機器人代替人工進行包裹的分揀,進一步提升了效率,精準的二維碼定位技術實現了庫存的動態連續盤點,并將庫存精準率提升至 99.99%。

3) 物流外包:在配送端,亞馬遜將整個配送體系外包給專業的物流公司來適當的轉移成本,北美的配送業務由 UPS 和美國郵政負責,海外業務則由聯邦快遞負責,在末端配送環節,亞馬遜采用無人機來解決偏遠地區的“最后一公里”難題,提升客戶的末端物流服務體驗。

5 第四層飛輪(云計算):阿里云 VS AWS

OS 作為承接底層架構中基礎信息運營平臺,又是搭載軟件應用信息的窗口。從 To C、To B 再到 To T,OS 的物理架構一直在推陳出新,但構建以 OS 為核心的生態圈主題卻一直未變。

(1)To C:Windows、Android、iOS 打造強力“端口”生態圈

Windows:起初基于 DOS 的用戶圖形界面操作系統,與 IBM-PC 進行捆綁銷售拓寬市場。給予生產廠家免費授權賦予了平臺的開放性,讓眾多 PC 端承載,軟件適應 Window 的匹配標準,由系統逐步統籌起整體 IT 產業鏈。

iOS:與 Mac OS 同屬于類 Unix 的操作系統,傳承了蘋果公司系統閉源的特點。但憑借配套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等移動智能終端贏得市場。系統開放與封閉之外,更突顯以操作系統為核心的移動終端產業鏈的重要性。

Android:由 Google 主要參與研發基于 Linux 的操作系統。自由及開放的源代碼便于使用者進行二次開發和優化,由此衍生出巨大的生態圈價值,市占有率隨之提升并占據絕對優勢。

(2)To B:云平臺提供強勁算力生態圈由“端”擴展到“云”,成為商業基礎設施

企業數字化轉型,云計算應運而生:企業,作為人的組織形式,是信息端口的集合,大數據時代下信息與資源的高效整合決定企業的生命力。面對企業內部服務、金融、物流、營銷等日益多樣化的特定化需求,云平臺憑借強大算力搭建底層基礎運營服務,充當 OS 角色。

應用雙向升級,鑄就未來生態圈:縱向上看,云計算由 IaaS 正逐步轉變為基于 SaaS的應用增強型云服務,致力于提供全鏈式解決方案;橫向上看,應用場景不斷擴充,由商業領域擴展到家居、工業領域,由企業內部到社區、城市等服務體系,生態圈依托網絡效應不斷擴展。

(3)To T:異構化 OS 勾勒未來萬物生態圈

異構化 OS 助力 AI 賦能 IoT:To T 的實現依托 AI,而 AI 的實現依托算力、算法和數據。算法的編程落地,使得卷積神經網絡等機器學習算法在產業發展應用中得到延展;數據在存量基礎之余,通過萬物感知方式的升級優化不斷擴充;而異構化芯片搭載未來算力的同時,實現基礎服務運營的操作系統也將呈現異構化。

萬物互聯,端+云布局初顯規模:智能家居和無人駕駛領域成為 IoT 應用場景中的先鋒,終端設備呈現手機+APP 的形式已經被大眾所接受;從 To C 到 To B,再到 To T 的過程,數據量呈爆發式增長,云平臺的深度開發將為數據處理和整合提供堅實基礎,同時集成邊緣計算為一體,逐步拓展 AI 的推理端。

群雄逐鹿,各路英豪搶占賽道:通訊電子行業巨頭三星自主研發 Tizen 和 SmartThing,谷歌推出以 Android 為核心的“Brillo”IoT 系統,老牌互聯網巨頭微軟研發的 Windows Cloud

操作系統預計將在 2020 年推出;國內企業方面,通信巨頭華為基于 Linux 研發 IoT 系統 Liteos。其系統體積只有 10KB,是目前世界上最輕量級的 IoT 操作系統;阿里積極推動基于 Linux的 YunOS 落地,由其主導的 ID2(InternetDevice ID)在 ITU-T(國際電信聯盟通信標準化組織)成功立項。

打造兼容平臺,演化萬物生態圈:物聯網協議種類的繁多造成 IoT 產業規模的碎片化,未來云計算平臺應實現兼容,助推 IoT 系統的網絡效應,形成人、企業、萬物一體化生態圈。

目前國內的阿里云 IoT 主導的物聯網標準聯盟(ICA)已經拓展到 400+物聯網聯盟成員。

5.1 云計算:產業互聯網時代的商業操作系統

每一個時代都有其最基本的操作系統,這個操作系統貫穿對應時代的所有賽道,是時代演進的底盤,正如桌面計算時代 PC 的 Windows 系統和移動互聯時代智能終端的 iOS 和Android 操作系統一樣,產業互聯網時代最基本的商業操作系統將是云計算。我們認為云計算跟 SNS 一樣都具備極強的網絡效應,未來強者恒強的格局已經形成。

云計算本質是 B 端企業間的“社交網絡”,具備極強的網絡效應,在 C 端我們看到過的微信/QQ 對競爭對手的賽道封鎖,我們很有可能會在云計算領域看到。從目前云計算發展的市場格局來看,在云計算領域處于領先地位的多都是在消費互聯網領域就具有 To B 基因的巨頭,包括全球電商巨頭亞馬遜和阿里巴巴,以及具有多年 To B 經驗的 IT 巨頭微軟。

阿里云 FY2019Q4 營收 77.3 億元,同比增長 76.2%;2019 財年營收達到 247 億元,同比增長 84.5%,從 FY15Q4 到 FY19Q4,阿里云的收入增長了近 19 倍,增長率更是在FY16Q4 達到了 174.7%,而后因體量增大,增長率有所回落,但始終維持在 75%以上。

AWS 2019 年 Q1 營收達到 518.1 億元,同比增長 51.4%。2018 財年營收達到 1761 億元,同比增長 54.3%。AWS 的營收增長較為平穩,其營業收入的絕對值在 2019Q1 是阿里云的 6.7 倍,在行業地位和體量上依舊碾壓經歷了爆發式增長的阿里云。

5.2 阿里云 vs AWS:基本框架

傳統 IT 設施面臨著長達數周或數月的業務上線,高昂的 TCO 成本以及 IO 瓶頸,電商起家的亞馬遜利用冗余的計算機硬件能力,憑借浸淫多年的經驗,意圖將計算機能力變成可提供的基礎設施。在 2006 年,亞馬遜開始首次提出“彈性計算”概念,成為全球云服務市場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在全球市場上搶占先機,并于 2013 年成功為美國 CIA 提供私有云服務,數年來發展迅速,旗下 AWS 已成為全球公有云市場的龍頭。

AWS

AWS 提供的服務框架覆蓋三層。它們分別是 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PaaS(平臺即服務)、SaaS(軟件即服務),IaaS 指將傳統的硬件設備,如主機、儲存、網絡設備等虛擬化,提供相應的計算、儲存、網絡云端資源的虛擬池,使企業免于搭建基礎設施;PaaS 提供客戶與企業進行應用程序開發和維護的平臺,根據自身的需要利用虛擬設備開發軟件;SaaS 則是將 AWS 開發好的應用程序提供給用戶,用戶只需要最基本的操作便可實現目的。AWS 的公有云服務有著極強的安全性和合規性,能夠充分保障用戶的資源和信息。此外,AWS 還提供開發人員工具,可以對 AWS 的資源和軟件進行開發。

阿里云

與亞馬遜同為電商的阿里也同樣在業務的進行中積累了大量計算機資源,淘寶天貓的購物體驗、螞蟻金融的支付服務和菜鳥物流的運輸網絡都需要數據處理的強大支撐,阿里的 2B和 2C 業務催生了阿里云。

阿里云平臺搭建“云管邊端”技術架構。云:強大算力的實現依靠基礎軟硬件,AI 芯片Ali-NPU 和云端 OS 飛天 2.0 的研發持續優化云端布局;管:獲 LoRa IP 授權后,建立基于LoRa 的網關和節點設備的 LinkWAN 核心網管理平臺;邊:IoT 邊緣計算產品 Link Edge 的開發,延伸云平臺AI的推理布局,滿足應用場景低延時需求;端:拓展物聯網標準聯盟(ICA),擁抱下游產業端強大生態圈。

區別于 AWS 全面的結構,阿里云提出從集成成為被集成,不做 SaaS,讓用戶成為軟件的構建者,將開發的權利和機會留給用戶,遵循 IaaS+PaaS 的戰略,阿里將在 SaaS 的關注更多地傾注到了基礎設施的建設和維護以及平臺的構建,但兩者都非常重視云+AI+LOT的組合,致力于為企業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

未來的云市場有三大關鍵:大客戶能力、生態能力和智能化

(1)to 大客戶重要性上升。自 2015 年以來,隨著云技術的進步與混合云的提出,to B的業務對象逐漸從中小企業轉向政府機構、金融等領域的大型企業。2018 年,中國 500 強企業中的 40%在阿里云上,較去年增加了 9 個百分點;中國上市公司有 49%在使用阿里云,中國民生銀行、中國中央電視臺、國家電網、國家天文臺等也是阿里云的客戶。

AWS 在 2013 為美國中央情報局提供私有云服務,客戶還有美國 3M 公司、Adobe 公司、中國的 360、TCL 豪客互聯等大型企業或者機構。目前,AWS 在全球 21 個地理區域內運營著66 個可用區,足跡遍布美國、亞太地區、加拿大、歐洲、南美洲,全球覆蓋率遠超阿里云。

(2)生態能力越發重要。大型客戶對于云服務的要求更追求安全性和全面性,不僅僅局限于單薄的基礎設施和平臺服務(IaaS 和 PaaS),它們往往有著復雜的生產、管理流程,規模化的經營和龐大的體系迫使他們需要一個較為完整且專業性強的云服務解決方案。To B的企業需要和云服務廠商一起創造獨特的“SaaS”服務。在這一方面,阿里云今年 3 月提出“阿里云自己不做 SaaS,讓合作伙伴更好地做 SaaS”的觀點,提供一站式企業協同開發云,阿里云創新數據中臺和業務中臺雙驅動模式能夠提供覆蓋開發者全生命周期的服務保障,在合作伙伴的雙贏下營造良好的云生態。

AWS 擁有完整全面的 IaaS+PaaS+SaaS 鏈條,且每日都在創新,AWS 建立的全球 APN合作伙伴網絡計劃,通過提供業務、技術、營銷和上市支持,致力于幫助 APN 合作伙伴構建基于 AWS 的成功業務或解決方案,形成良好的生態循環。

(3)AI 對 IT 服務能力至關重要。AI 能夠有效地提升云計算從底端 IaaS 到最上層 SaaS各環節的效率,給客戶帶來更優的體驗,云的智能化能有效提高 IT 服務能力。阿里云在 2017年 3 月的深圳云棲大會上推出 ET 工業大腦,同年 11 月,ET 城市大腦成為國家 AI 開發創新平臺,并在 2018 年 11 月成立了智能事業群,推行“云+AI”雙核心戰略;AWS 在去年 6月公開了人工智能版圖,由框架層(CNTK、MXNET 等各種深度學習框架)、平臺層(AWS SageMaker)和應用層(Amazon Rekognition、Polly、LEX 等)構成,能夠對對象、場景和活動檢測、進行面部識別、內容過濾、面孔分析、文檔轉換語音等等。

5.3 阿里云 vs AWS:市場地位

全球云基礎設施市場:根據 Synergy Research 的新數據,2019 年 Q1 云基礎設施服務收入(包括 IaaS、PaaS 和托管私有云服務)同比增長了 42%,較 2018 年全年水平略有下降,因為市場規模巨大,增長率被迫趨于溫和。其中,AWS 幾乎占全球市場份額的 1/3,主導地位穩固,增速穩定。微軟、谷歌、阿里巴巴和騰訊的營收增長率都在 70%或更高。IBM、Salesforce、Oracle 和 Rackspace 的增長率較低。

亞太和中國云基礎設施服務市場:2018 年第四季度 AWS 在全球市場繼續鞏固其擴大優勢,占全球市場份額的 24.1%,且在中國市場取得了 TOP3 的成績,占據中國市場份額的9.7%。阿里云在全球市場上自 2017 年 Q1 至 2018 年 Q4 幾乎每季度的增長都與 AWS 同等增量,在 2018Q4 其市場份額高達 15.9%。在中國,阿里仍舊保持著一枝獨大的優勢,其在云基礎設施服務市場中占有 40.5%的份額,緊隨其后的是騰訊云,占 16.5%的份額。

阿里云和 AWS 相似的基因造就成功。從本質上來說,云計算即是“用互聯網改造企業級 IT 服務(包括 IaaS 和 PaaS)”的概念。這其中涉及到 3 個基本要素:互聯網、to B(企業級)、IT 服務。是否處于互聯網行業決定了企業初期發展云計算的必要性與迫切性,to B和 IT 服務則是對企業做好云計算的能力方面的要求。AWS 基于電商平臺的優勢,早早地進入了云計算市場搶占了先機,持續多年砸錢于“戰略性虧損”的云計算行業,發展其技術,搭建用戶平臺,并多次降價來爭奪市場資源,終就當今鰲頭的地位。其他公司,如微軟、IBM、google 等,直到 2013 年開始才真正重視起云計算市場,但已無法與 AWS 比肩。與 AWS具有相似業務和基因的阿里巴巴自 2011 年起開始商業化云計算,趕著互聯網爆發式發展的浪潮,在中國巨頭缺位的情況下獨享了近兩年的紅利,在全球的排名躥升,這也得益于阿里得天獨厚的電商和 to B 優勢與對補齊其技術缺陷的巨大投入。

中國云計算市場潛力巨大,以 IaaS 為主。據 IDC 數據顯示,中國云計算市場 2017 年達到 260 億元,預計 2021 年能夠達到 1109 億元,2015 年至 2021 年 CAGR 高達 47%,其中 PaaS 在 2018 年同比增速達到 221%,隨后趨緩,從整體來看各子市場增速領先全球。從云市場的結構差異來看,2017 年美國 SaaS 占比最大,達 73%,其次是 IaaS 占比 20%,PaaS 占比 8%,而中國云市場的 61%是 IaaS,其次是 32%的 SaaS,相比之下美國產品標準化程度高,云計算市場更為成熟,而中國正處于高速發展的階段。

6 第五層飛輪(賦能萬物):阿里 IoT vs 亞馬遜 IoT

6.1 2T 物聯網:喚醒萬物的互聯網終極形態

2T 的 IoT 物聯網是面向未來的,但是孕育在當下,我們認為 IoT 物聯網是互聯網的終極形態。2C 的數字化是基于人,關注的是客戶體驗;2B 的數字化是基于企業,解決的是效率提升;而 2T 的數字化將會喚醒萬物,釋放出極強的生產力,是一種極致的數字化。AI 作為喚醒萬物的手段,成為 to T 物聯網的基礎設施。

基于以上判斷,我們將 IoT 物聯網定義成 To Things 的創新,目前尚處于早期階段,主要是底層的硬件和網絡條件還正在進化和迭代之中,以及物聯網將帶來的對多行業的底層運作方式的顛覆仍需要等待時間與成本節點的成熟。但是,我們認為現在正處于 AIoT 時代的前夜,黎明將很快到來。家庭 IoT 作為第一個落地的場景。

我們將 2T 的物聯網按場景來分類,主要分為:家庭 IoT、汽車 IoT、城市 IoT、工業 IoT四大應用場景。

家庭 IoT 由于應用場景成熟、智能化的終端豐富,因此成為消費物聯網發展最為迅猛和爆品頻出的場景之一,所需要的底層技術基礎設施也逐步發展完善,代表巨頭有小米、阿里。汽車 IoT 或者說出行方式的物聯網化也是重要場景之一,近兩年備受資本市場熱捧的共享單車雖然略有沉寂,但其本質也是物聯網在出行場景的嘗試,對居民出行方式產生了重要影響,我們認為未來出行場景物聯網大有可為的仍然是汽車終端的物聯網化和智能駕駛。

城市 IoT 支撐的智慧城市是各大巨頭著力發展的物聯網場景,主要通過收集和開發城市基礎設施使用的大量數據,形成城市大數據,最終將結果反饋至城市管理的各個領域,目前由于底層設施尚未健全等待孵化。

工業物聯網將生產制造和物聯網相結合,打造數字工廠、數字化生產設備和流程,是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生產效率的重要工具,相較消費級物聯網的最大優勢在于不對行業行為進行徹底改造,與傳統工業具備更好的融合性。

消費者日常生活場景大致可以分為家、工作、出行和戶外等。其中家庭生活場景是消費者一天內花費時間最多的場景,消費者平均每天花 8 到 12 個小時在家,是消費者最大的消費場所。因此,家庭 IoT,例如通過支持 IoT 的智能家居產品,捕獲消費者家庭環境各種場景中隱藏的數據并加以智能化運用,蘊含著巨大的潛力。

萬物互聯的時代即將到來,傳統互聯網巨頭都是物聯網的積極布局者,在物聯網的四條賽道中,家庭場景應用成熟,其他場景尚待落地。

物聯網從產業鏈角度來看可以分為四個層次,分別為感知、網絡、平臺和應用四個層級,其中感知層和網絡層只要負責搭建物聯網的基礎設施,包括感知層的芯片,傳感器,無線模組以及網絡層的通信網絡歇息等。物聯網頂層設計與底端應用之間的橋梁就是平臺層所包含的應用開發、管理等系統,物聯網延伸至最底端到應用層涉及交通,制造,基礎設施建設,家居等國民經濟生產的各個方面。

物聯網產業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已經進入了爆發期,根據 IDC 統計的數據,2017 年全國物聯網市場規模為 6314 億美元,預計到 2022 年將達到 11933 億元。中國市場 2014 年物聯網規模在 2011 年僅有 2581 億元,預計到 2020 年,中國物聯網市場規模可以達到 18300億元,首次突破 18000 億元大關,物聯網產業正在中國蓬勃發展。

工業領域是物聯網應用最主要的領域,物聯網在工業領域的應用可以大幅度提升生產效率,降低材料成本與資源消耗,助力制造業轉型升級與智能化建設。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數據,中國物聯網在工業領域的需求由2012年的730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3072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 27.1%。

家庭場景物聯網的需求也逐年增加,預計到 2024 年,我國物聯網在家居領域的需求將增長加 425 億,2019 年到 2024 年的復合增長率為 9%。2016 年,我國的智能家居普及率僅有 0.1%,遠遠低于美國的 5.8%,隨著我國物聯網產業的崛起和智能家具的普及,預計 2020年,我國的智能家居普及率有望達到 0.5%。

6.2 阿里的物聯網布局

2018 年 3 月 28 日,阿里在云棲大會深圳峰會上宣布阿里將全面進軍物聯網產業,物網產業成為阿里繼電商、云計算、物流、、金融之后的第五條主賽道。2017 年 10 月的杭州的云棲峰會上,阿里就探討了物聯網產業未來發展的前景并致力于用互聯網思維建設 IoT標準與生態,打通已有技術標準,撬動國際標準進而推動整個 IoT 行業的發展。

為了把握未來物聯網科技發展的主流方向,阿里從 2016 年底就開始布局 IoT 行業,并開發一系列支持物聯網科技的軟硬件設備,從 2016 年年底發布的物聯網開發套件到 2018年 3 月提出的“1-2-3-4”戰略,從基礎設施到全局框架,未來的阿里必將在 IoT 領域大放異彩。

6.2.1 由“萬物互聯”到“萬物智聯”

物聯網的本質是互聯網的延伸,即通過互聯網實現任何物體,在任意時刻,任意地點的相互連接和信息交換,即“萬物互聯”,但是萬物聯網不應當以萬物互聯作為目的,而是在搭建萬物互聯這個基礎框架的前提下,處理分析優化升級物與物,物與人之間產生的數據信息,通過渠道框架與交互信息的有機結合,真正實現由“萬物互聯”到“萬物智聯”的質的飛躍。

云端:打通上層底端,融合兩股力量

要真正實現物聯網的“萬物智聯”,就要融合作為頂端應用的互聯網開發和作為底層硬件設計的嵌入式底層開發,為了徹底打通上下兩端開發設計的技術屏障,阿里推出了 Link Platform 打通物聯網設計的一站式渠道,作為最主要的實現互聯網和底層嵌入設備之間無技術差異的融合應用,目前 Link Platform 已經沉淀超過 1000 多個物模型,涵蓋設備連接,數據分析,Web 服務和移動應用服務等超 1300 個 API。

終端:輕量級系統,應用多個領域

AliOS Things 是面向 IoT 領域的輕量級物聯網嵌入式操作系統,致力于搭建云端一體化的 IoT 基礎設備,具備極致性能,極簡開發、云端一體、豐富組件、安全防護等關鍵能力,并支持終端設備連接到阿里云 Link,可廣泛應用在智能家居、智慧城市、新出行等領域。

邊緣端:邊緣計算助力“云計算”

邊緣計算是 IoT 服務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Link Edge 將阿里云的計算能力擴展至邊緣,在離設備最近的地方進行計算,提供安全可靠、低延時、低成本、易擴展的本地計算服務,在實際場景中,邊緣計算已被應用于未來酒店中進行本地設備的快速集成,實現入樓閘機、房間門、空調、照明、水電等設備的 M2M 智能聯動。目前 Link IoT Edge 有 55 個微服務模塊,覆蓋 8 個典型應用場景,只占用 50MB 以下的低內存。

6.2.2 IoT 端:智能語音,觸及萬千消費者

直接交流,解放雙手

在實現人與設備智能交互的過程中,語音一直充當著非常有效的信息傳遞媒介作用,在用戶無法用雙手直接操控終端系統獲取服務時,就可以通過語音直接向物體傳輸命令,作為最直接的交流方式,語音交流在解放雙手的同時,實現人機交互的個性化,快捷化服務。

阿里 x 行業龍頭,生活場景全覆蓋

阿里通過自主研發和與各個對應領域的行業龍頭開展合作,推出智能音箱,智聯網汽車,海爾人工智能電視以及上海地鐵語音售票機等生活場景與 IoT 的無縫對接產品,將生活的方方面面交給 IoT 智能解決方案。

1) 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出品:天貓精靈

天貓精靈是一款 AI 智能語音終端設備,具有音樂播放、講故事,查天氣、天貓超市購物等功能,天貓精靈 X1 采用了專門為智能語音行業開發的芯片,在解碼,降噪,聲音處理,多聲道的協同等方面做了專門的優化處理。2017 年雙十一天貓精靈單日銷量達 100 萬臺。

2) 阿里巴巴 x 斑馬 x 上汽:榮威智聯網汽車

阿里巴巴和國內汽車制造領域龍頭上汽集團合資成立斑馬網絡,在車內安裝智聯網,除地圖查詢外,還能實現聽歌,點歌,導航,語音游戲,極大的豐富駕駛體驗,2017 年 8 月,榮威銷量超過 2 萬兩成為當月增速第一的爆款車型。

3) 阿里巴巴 x 海爾:海爾人工智能電視

阿里通過與彩電行業龍頭海爾合作,將豐富多彩的文娛內容與傳媒服務“打包”裝進電視中,彩電與 IoT 的結合催生了智能電視,并推動傳統彩電由遙控器時代走向遠程語音和觸屏時代,還能通過識別指紋來識別年齡,過濾不良內容。

4) 阿里巴巴 x 上海地鐵:上海地鐵語音售票機

阿里巴巴聯合上海地鐵推出的語音售票機解決了公共場合嘈雜環境造成的語音不清晰的問題,通過裝載光學攝像頭和麥克風陣列,實現多模態的語音互助,在未來,陳哥看只需對售票機說目的地,屏幕就能自動顯示路線規劃、時間和相關費用。

6.2.3 達摩院 + 平頭哥,IoT 技術再推進

進軍 IoT 產業的阿里充分到物聯網產業的發展離不開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等前沿科技的不斷優化升級以及自主研發芯片掌握核心科技的重要性,因此,在大刀闊斧布局 IoT 產業的同時,阿里還從科研和生產兩個維度,為阿里打造新的物聯網生態提供技術支持。

達摩院:以科技,創新世界

2017 年 10 月 11 日,阿里巴巴集團在杭州云棲大會上正式宣布成立承載“NASA 計劃”的實體組織“達摩院”,進行基礎科學、顛覆性技術和應用技術研究“達摩院”首批公布的研究領域包括量子計算、機器學習、基礎算法、網絡安全、自然語言處理、人機自然交互等多個尖端產業領域,并在全球七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不同方向的實驗室。達摩院的設立是阿里集團為進行科技創新而邁出的決定性一步,也表現了阿里集團打造世界一流研究機構的決心。2018 年 4 月 19 日,“達摩院”宣布研發神經網絡芯片 Ali-NPU,其性價比講師目前同類產品的 40 倍。

平頭哥:制造云端一體化芯片

2018 年 9 月 19 日,達摩院院長張建鋒宣布將成立溢價獨立運營的芯片公司“平頭哥”。AI 芯片與嵌入式芯片是“平頭哥”重點攻克的領域之一,AI 芯片和嵌入式芯片可廣泛應用于城市大腦,無人駕駛,智能家居,智能監控等多個領域,為阿里 IoT 產業提供扎實高性能的基礎設施架構。

6.3 亞馬遜的物聯網布局

作為全球最大的云服務提供商,亞馬遜在保持云市場份額遙遙領先的同時,于 2015 年 10月推出了基于 AWS 的物聯網平臺,取名為 AWS IoT。AWS IoT 是一個 Pasyige 層面的服務平臺,并開始消費領域進軍。這是亞馬遜在云市場以外開辟出新的業務增長點,亞馬遜在云市場的固有優勢將成為未來 AWS IoT 產業蓬勃發展的助推器。

目前,亞馬遜 AWS IoT 可以提供的服務包括將設備與云連接并實現相互連接、保護數據和交互、處理設備數據并采取行動,實現離線狀態下的云應用與物聯網設備互聯等

AWS IoT 與生活場景

2014 年亞馬遜初次涉及 IoT 產業時,就在人工智能語音研究領域取得了一定的建樹,童年推出了智能音箱,并開啟了智能家具行業的大門,截止 2018 年 9 月,亞馬遜系列智能音箱出貨量已經超過 3000 萬臺,其搭載的人工智能語音助手 Amazon Alexa 擁有超過 50000個技能,可以覆蓋生活場景的方方面面,給用戶提供更加智能的生活體驗。

AWS IoT 與醫療健康

隨著 AWS IoT 的應用范圍越來越廣泛,物聯網技術未來在醫療健康信息管理與解決方案策劃領域的前景將十分廣泛,飛利浦 HealthSuite 健康管理系統的數字化平臺已經管理超過 700 萬個物聯網醫療級的設備與移動終端,收集、存儲、匯總并分析電子健康數據,并在云端創建個性化的健康解決方案。

AWS IoT 與航天科技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和噴氣推進實驗室已經利用 AWS IoT 處理天量級數據,云平臺處理的數據集成并處理移動設備、智能設備、會議室和無塵室中傳感器所提供的數據。

AWS IoT 與方案設計

AWS IoT 依托強大的云平臺升級優化各個類型的解決方案,從更新成手機設備到設計最優的衛生清潔方案。在這些方案中,AWS IoT 高效的物聯網連接設備系統,以及 AWS IoT影子設備可以幫助用戶極大的簡化開發程序,縮短程序開發的時間并專注于提供更加優質的服務。

7 我們的世界觀:互聯網工業的本質是網絡效應

7.1 傳統工業時代(規模效應)vs 互聯網工業時代(網絡效應)

回顧工業時代巨頭的成長之路,可以總結出兩條歷史經驗:工業企業巨頭的成功總是伴隨著規模效應,比如大眾汽車、豐田汽車、沃爾瑪、西門子等傳統工業世界巨頭;而工業企業巨頭的隕落又多是因為企業落入規模不經濟的陷阱。

當歷史長河流入互聯網時代,新的更大的巨頭產生,互聯網時代區別于工業時代的本質在于互聯網時代產生新的壁壘網絡效應。網絡效應相對于工業時代規模效應的優勢在于,當網絡規模,也就是用戶基數不斷增強時,邊際成本呈現遞減趨勢的同時,用戶效用和企業收益呈現遞增的趨勢,并且自帶吸引流量擴大網絡規模的正向循環機制,從而形成無與倫比的護城河。

被規模效應支配的代表性工業行業有汽車制造、電子制造等,因規模效應而起,也因規模不經濟而走向衰亡,而互聯網時代的巨頭因網絡效應的存在具備極強的進入壁壘和無限擴展的成長邊界,互聯網時代發展至今,在不同賽道形成了憑借先發優勢和網絡效應而巨頭林立的格局,各個賽道都出現了具備萬億美金機會的超級巨頭,同時這些巨頭具備橫跨三張網的先天優勢,因而具有無盡的想象空間。

7.2 網絡效應:互聯網競爭格局的底層邏輯

網絡效應是隨著信息革命而產生的重要經濟思想。一個用戶使用通訊服務的效用隨著網絡規模,即使用該設備人數的增多而增多。這種網絡用戶規模與產品效應變化的關系,本質為一種需求方經濟規模效益。即使用產品的人數越多該產品的價值越大,從而吸引更多用戶來使用產品,進一步加大每個用戶自身的價值。

梅特卡夫定律表示網絡的價值等于網絡節點數的平方,且網絡價值與聯網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網絡上的“節點”即用戶越多,網絡的整體價值越大。每一種網絡效應中,企業本身的價值會隨著網絡節點的增大而增大。

我們認為總體而言,科技型企業會向網狀網絡進化,網絡效應帶來巨大的效益,涌現出萬物互聯下的超級巨頭。

2T 的 IoT 物聯網是面向未來的,但是孕育在當下,我們認為 IoT 物聯網是互聯網的終極形態。2C 的數字化是基于人,關注的是客戶體驗;2B 的數字化是基于企業,解決的是效率提升;而 2T 的數字化將會喚醒萬物,釋放出極強的生產力,是一種極致的數字化。AI 作為喚醒萬物的手段,成為 to T 物聯網的基礎設施。

上一篇:國際化 | 越南再下一城,GHN Express攜手FLUX
下一篇:新能源汽車時代下的整車生產資質造車新勢力之機遇與挑戰
凡來源為羅戈網的內容,其版權均屬羅戈(深圳)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羅戈網對觀點贊同或支持。更多深度報道,請關注“物流沙龍”微信公眾號
1元 2元 5元 10元

感謝您的打賞

羅戈快訊 更多

血流成河换三张最高倍数 真人斗地主赢话费 陕西11选5走势图下载 3d彩票开奖结果 手游棋牌送分兑换现金 百家乐玩法 有不用投资赚钱的软件吗 981优惠大厅 一码中特码三中三 在广州开一饺子馆赚钱吗 黑龙江36选7开奖办法